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視點
【新華社】奚潔人: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也許可以從這個“首創領導力”中找到答案

發布日期:2019-07-02 字體:[ ]


??? 奚潔人
,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教授、博士生導師,上海市領導科學學會名譽會長、上海音樂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名譽院長。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學科評審組專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曾任中國浦東干部學院首任常務副院長、中共上海市委黨校常務副校長、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副主席、上海市領導科學學會會長等職。著有《面向21世紀的領導創新》等20多部著作。

中國共產黨是具有偉大創造力、創新力的馬克思主義政黨。馬上,我們就將迎來中國共產黨98歲的生日。近百年來,中國共產黨人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一切從中國的實際出發,以高度的政治自覺和理論自信、滿腔的革命熱情、非凡的創造智慧,領導黨和人民創建了偉大的黨、偉大的軍隊、偉大的新中國,開創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與時俱進,對世界產生了越來越巨大而深刻、深遠的影響力。那么,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歸結到一點,就是她具有杰出的領導力,并且顯示出鮮明的原創性、首創性特征,而孕育、引領、塑造這種首創領導力的靈魂、核心和精神機制,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創建精神中精辟概括的“開天辟地、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

首創領導力,也許我們在原有的領導學教科書中找不到這個概念,但中國共產黨人已經以自已的理論創新、領導實踐及其偉大成就證明了這個領導力范疇的存在。在我看來,中國共產黨的首創領導力,本質上屬于政黨領導力,是一種偉大的政治創造力、影響力,具有鮮明的時代性、政治性、戰略性、全局性,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堅定執著的理想信念,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品格,敢為人先的創造精神,與時俱進的改革銳氣,以民為天的價值立場,艱苦奮斗的工作作風,堅忍頑強的革命意志和永不懈怠的奮斗姿態。今天,我就圍繞“中國共產黨的首創領導力”和大家作一下分享和交流。

中國共產黨的創建和“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

政黨,是近代社會的產物。近代中國,是以被侵略、被奴役的屈辱進程,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特殊形態進入近代社會的。19世紀末20世紀初,為挽救民族危亡、探索強國道路,各種政治勢力紛紛成立自己的政治團體或政黨組織,提出各種政治主張。盡管孫中山先生創立了資產階級政黨,領導了推翻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統治的辛亥革命,打開了中國進步的閘門,但未能改變舊中國的社會性質和人民的悲慘境遇,未能真正找到解決中國問題的良方。

面對如此困境,要不要、能不能和敢不敢建立一個無產階級的政黨,成為擺在中國面前的一道歷史課題。當時一批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先進知識分子以“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作出了歷史的回答。他們將馬克思列寧主義與剛剛興起的中國工人運動相結合,使人類最先進的文明成果同盡管人數不多但代表著中國先進生產方式的中國工人階級相結合,創建了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一經成立,就以以往任何政黨都不曾有過的嶄新姿態登上政治舞臺,顯現出強大的生命力,推動中國近代社會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成為近代中國歷史進程的重大轉折點和重要里程碑。正如毛澤東所說:“中國產生了共產黨,這是開天辟地的大事變。”

中國共產黨的創立及其發展壯大的首創性特征和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的開創性意義在于:

一是開創了在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形態的國家,盡管生產力和生產方式相對落后,工人階級的數量較少,但只要具備了一定的主客觀條件,同樣可以創立無產階級政黨的先例。正如毛澤東強調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來到中國之所以發生這樣大的作用,是因為中國的社會條件有了這種需要,是因為同中國人民革命的實踐發生了聯系,是因為被中國人民所掌握了。”

二是創造了一個長期在農村環境中奮斗的黨,很長一段時間以農民等非無產階級的成分在黨內占大多數,但同樣可以保持工人階級政黨的先進性,并建設成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成功實踐。

由此也產生了第三個首創性,即突出思想建黨,把黨的思想建設放在重要位置的黨建理論和實踐。1929年12月,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通過由毛澤東主持起草的“古田會議決議”,初步回答了在黨員隊伍以農民成分為主的情況下,如何著重從思想上建設黨以保持無產階級先鋒隊性質的問題。1935年12月在瓦窯堡舉行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進一步強調,“能否為黨所提出的主張而堅決奮斗,是黨吸收新黨員的主要標準。社會成分是應該注意到的,但不是主要的標準。應該使黨變為一個共產主義的熔爐,把許多愿意為共產黨主張而奮斗的新黨員,鍛煉成為有最高階級覺悟的布爾塞維克的戰士。”1945年4月,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中又指出,要把掌握思想教育作為“團結全黨進行偉大政治斗爭的中心環節”的政治工作原則,強調“如果這個任務不解決,黨的一切政治任務是不能完成的。”1981年6月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肯定指出,毛澤東同志的建黨學說,創造性地成功解決了“在無產階級人數很少而戰斗力很強,農民和其他小資產階級占人口大多數的國家,建設一個具有廣大群眾性的,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政黨”這個極其艱巨的任務。

四是“創造了在全黨通過批評與自我批評進行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教育的整風形式”,聯系到今天正在開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等自我教育途徑和方式,我們黨已形成了具有鮮明特色的自我革命的優良傳統,包括不斷增強黨的自我糾錯和修復的強大能力,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特有的政治堅韌性,成為“我們共產黨人區別于其他任何政黨的又一個顯著的標志”,使黨在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偉大實踐中,不斷實現自我凈化、自我革新、自我完善、自我提高,黨的自我領導力在革命性的鍛造中不斷得到提升和增強。

人民軍隊的創建和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的開創

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我們黨“系統地解決了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革命軍隊如何建設成為一支無產階級性質的、具有嚴格紀律的、同人民群眾保持親密聯系的新型人民軍隊的問題。”“并且創造出一條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全國勝利的道路”,這條道路就是我們黨開創的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毫無疑義,這是中國共產黨又一項重大創新成果,同樣彰顯了她的首創領導力。

我們知道,1927年8月1日,南昌城頭一聲槍響,拉開了我們黨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大幕,也是人民軍隊創建的歷史起點。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南昌起義連同秋收起義、廣州起義以及其他許多地區的武裝起義,標志著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革命戰爭、創建人民軍隊的開端,開啟了中國革命新紀元。”由此可見,人民軍隊的創建,首先是由黨領導的革命士兵武裝起義和農民武裝暴動結合而成的,這不同于蘇聯紅軍主要是由十月革命武裝起義時,以工人為主體的赤衛隊以及由沙俄舊軍隊中覺醒的革命士兵組成的。尤其是,我們這支軍隊長期處在艱苦的農村環境中,是在殘酷的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逐步壯大起來的忠誠于黨的無產階級的人民軍隊,因此,其成長史也不同于蘇聯紅軍。

其次,這支人民軍隊有完全區別于中國一切舊軍隊的政治特質和根本優勢,就是“發端于南昌起義,奠基于三灣改編,定型于古田會議”的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政治制度,就是毛澤東同志曾經指出的“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決不容許槍指揮黨”,就是從黨的支部建在連上,到政治建軍、改革強軍、科技興軍、依法治軍等一系列獨創性的治軍理念、治軍方式的不斷創新變革。最重要的是“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人民軍隊永遠不變的軍魂”,而蘇聯軍隊到蘇共解散、蘇聯解體的前夕,已經“不在黨的領導之下了”。

第三,這支軍隊決不是單純地為著打仗的。毛澤東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就強調,“紅軍決不是單純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滅敵人軍事力量之外,還要負擔宣傳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幫助群眾建立革命政權以至于建立共產黨的組織等項重大的任務……離了對群眾的宣傳、組織、武裝和建設革命政權等項目標,就是失去了打仗的意義,也就是失去了紅軍存在的意義。”后來,他又強調,我們的軍隊,一方面要打仗,一方面要生產,“我們的軍隊有了這兩套本領,再加上做群眾工作一項本領”,那么,我們就可以克服任何困難。因此,這支軍隊在幾十年的發展壯大中,一是成為黨的革命理想、奮斗目標、路線方針政策的宣傳隊、播種機,成為黨的群眾路線的忠實執行者。二是成為我們黨建設和鞏固農村根據地政權,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全國勝利的政治支柱,直至新中國成立后,成為人民共和國的堅強柱石。

第四,這支軍隊創造了長征等一系列人類戰爭史上的奇跡,最終以小勝大,以弱勝強,建立了偉大的歷史功勛。習近平強調,這個偉大的歷史功勛,就是以無往不勝的英雄氣概,以鮮血和生命為建立人民當家作主的新中國奠定了牢固根基;就是積極投身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勝利進行抗美援朝戰爭和多次邊境自衛作戰,打出了國威軍威,為維護中華民族尊嚴和國家安全提供了堅強后盾;就是積極投身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有力服務和保障國家改革發展穩定大局,為維護我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為維護地區和世界和平提供強大的力量支撐。像這樣聽黨指揮、忠誠于國家,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英雄軍隊,確實是舉世無雙的。而能夠建立和領導這樣一支軍隊,也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首創領導力。

新中國成立和中國特色國家治理制度的建構

中國實行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政體,實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實行基層群眾自治制度,這都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是中國共產黨的首創和獨創。

中國共產黨將馬克思主義國家學說與中國社會歷史實際相結合,并根據我們黨在取得全國政權之前,在陜甘寧邊區等若干革命根據地政權建設的經驗,對新中國的國體和政體從理論和實踐上進行了創造性的整體設計,在此基礎上創建了新型的人民共和國。新中國的創建顯然不同于俄國十月革命建立的蘇維埃國家。但也不是把若干個解放區政權連成一片那么簡單,而是一次把新國家的經濟結構、政治體制、對外政策原則等基本框架進行系統創設的歷史性飛躍。

國體是指國家體制,也就是社會各階級在國家中的地位,政體是指政權構成的形式。毛澤東早在《新民主主義論》中就談到了新民主主義共和國的國體和政體問題。總體原則是既不能照搬蘇聯的蘇維埃模式,也不能照搬西方國家的議會制。新中國經濟制度、政治制度、外交政策的設計都是原創性、首創性的。

在經濟制度上,主張多種經濟成分共存,但國有經濟是起決定作用和領導作用的。1949年9月,具有臨時憲法地位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就規定“使各種社會經濟成分在國營經濟領導之下,分工合作,各得其所,以促進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時至今日,我們仍然堅持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堅持和強調國有經濟的領導地位,將國有企業作為“我們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不動搖,同時要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

在政治制度設計上。一是實行人民代表大會的根本政治制度。1954年9月,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行使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習近平強調,“在中國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中國人民在人類政治制度史上的偉大創造。”70年的實踐也充分證明,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符合中國國情、體現社會主義國家性質、保證人民當家作主、保障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好制度。二是創建政治協商會議制度,即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為基礎,集協商、監督、參與、合作于一體的政治體制,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和開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三是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四是基層民主制度。這些政治制度都具有首創和獨創性。

在外交政策上,不管是確立“一邊倒”方針、“三個世界”的劃分,還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建構,始終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始終堅持以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觀察世界、定位自己,順應時代潮流,根據時勢變化,制定了一系列正確的具有獨創性的外交政策,創造了有利于國家發展的外部環境,為國家贏得了更多的發展機遇,也為促進世界的和平發展、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黨的十八大以后,中國共產黨進一步推進黨的領導制度化、法治化,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從中國國情和實際出發,走適合自己的法治道路,決不能照搬別國模式和做法,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要善于運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國家,提高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

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飛躍

談到中國共產黨的首創領導力,就不能不提改革開放。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指出,“改革開放是我們黨的一次偉大覺醒,正是這個偉大覺醒孕育了我們黨從理論到實踐的偉大創造。改革開放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發展史上一次偉大革命,正是這個偉大革命推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飛躍!”改革開放,實現了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開放的偉大歷史轉折,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道路,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開辟了廣闊的前景。

改革開放深刻地全方位地改變著當代中國:

在理論上,科學而深刻地回答了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建設什么樣的黨、怎樣建設黨,實現什么樣的發展、怎樣發展以及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等一系列重大問題,開辟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新境界。

在空間布局上,改革開放經歷了從農村到城市、從沿海沿邊沿江沿線到內陸,從國內改革到向國際的全方位開放的歷程。

在經濟體制形式上,從單一公有制到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和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從傳統的計劃經濟體制到前無古人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相結合。

在改革開放的領域上,從以經濟體制改革為主到全面深化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體制和黨的建設制度改革,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改革扎實全面推進。

在這里,我要強調的是,改革開放的首創性,就在于這場偉大而深刻的社會革命,恰恰是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下,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在堅持社會主義政治方向和基本制度不變的情況下發生的歷史性飛躍。這個飛躍的理論突破口和原創性,集中體現在中國共產黨人以極大的政治勇氣和思想智慧,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突破了長期以來認為社會主義只能搞計劃經濟的思想觀念的束縛和認識誤區,對社會主義本質的認識產生了重大飛躍,強調“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計劃經濟不等于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從而在社會主義發展史和新中國的歷史上,第一次創造性地將社會主義制度和市場經濟手段結合起來,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馬克思主義認為,飛躍,是事物發展中合乎規律的階段和必然環節,它可以是從量到質的變化,或從一種質態到另一種質態的變化,也可以是在不改變事物性質條件下事物內涵、結構的重大變化和發展階段的重要標志。顯然,改革開放推動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飛躍,是指我們“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的偉大革命,是在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道路上的偉大飛躍,它是一場以漸進方式實現的偉大革命,是以社會主義社會自我革命的方式推動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飛躍,這個偉大飛躍標志著偉大事業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進入了一個新的偉大時代。

綜上所述,中國共產黨從成立那天起,就富有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并以其偉大的首創領導力,不斷地創造著歷史的奇跡。面向未來,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和機遇。強起來的中國正日益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走在時代進步的前列。因此,保持和發揚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加強學習研究和不斷提高新時代黨的首創領導力,對于我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勇立時代潮頭,推動和引領世界的發展進步,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

本文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教授、博士生導師,上海市領導科學學會名譽會長、上海音樂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名譽院長奚潔人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开心农场电子游戏